第265章抗秦之九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鸿元至尊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第265章抗秦之九

    忢己挥手间设下隔音结界。笔·趣·阁www.biquge.info

    “我试探了一下,稍一接触,它便传过来一声吼叫,似乎很愤怒,我感觉是龙吼声,所以才请你们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忢己愣了愣,他听张显这么描述,有些诧异,看了眼熬成,在这个世界,忢己也就见过熬成这么一位奇特的大妖,而且被称作龙。

    熬成试着查探了一下,眉头略皱。

    “成伯,感应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张显紧张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些熟悉感,但是这丝能量太弱了,我不敢太过靠近,怕毁了它。”

    现在这丝能量对张妍茹来讲,已经很逆天了,但是对熬成来讲确实太弱了。熬成现在一直压制着自己的修为,如果完全放开,就会被这个世界法则所不容,自从这段时间张显不在劳烦他,他的修为恢复的很快,在龙域里,已经达到他巅峰时的一半修为,可这也比忢己修为高了一个大境界,只是熬成这条龙朴实厚重,不是张扬性格,所以忢己始终还不知道这个大陆现在的第一已经易位了。

    忢己白狼王等都仔细查看了一下,说出自己的看法,一众大神在为张妍茹会诊。

    罗睺忽然想起自己渡劫时,张显身上发生的奇异之事,他看了眼忢己,忢己有感应,回头看向罗睺。

    “那次渡劫,我感应到了天地规则,虽然模糊,可是最后天怒,却让我清晰感应到了一些,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和能量,还有这小子身上发生的事,如果所料不差,研茹体内的那丝能量,同这小子身上什么宝物泄露出来的能量,以及那次我感应到的能量相似。”

    罗睺这么一说,忢己眼睛一亮,似有所悟,白狼王却皱起眉头,熬成想了想,做出了然之色。

    那么研茹气海中的莫名能量,就有所考量了。

    “混沌龙的残魂。”

    熬成忽然道出这么一句忢己等不甚了解的一句话,张显眉头却一展,他有些明白了。

    混沌龙是龙的始祖,是鸿钧道尊同时代的生灵,只是他的名声不是很响亮,但是道行却非常逆天,后来莫名消失,接着便出显了熬成这般强大的龙族。

    忢己白狼王看向熬成,等他解释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也不能确定,不过我想了解一下,这孩子接触过什么奇异的东西没有?”

    熬成看向罗睺。

    罗睺想了想。

    “研茹周岁时我送她一枚,无意中得到的不甚清晰的七色宝石,有拳头大小,过了不久,宝石就丢失了,我以为是被那些丫鬟婆子偷走了,宝石虽然好看好玩,我倒没觉得有什么价值,也就没去追究,莫非、、、”

    张显忽然想起自己曾遇到一块天外陨石,那块陨石中含有一种淡灰色而且还隐约能分辨出多种颜色,但是有七种颜色较为清晰。

    “莫非、、、”

    “你想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曾遇到过一块天外陨石,其中含有的能量,就如你所说的宝石上那不甚清晰的七彩光晕,想来那块宝石应该是天外陨石。”

    “恩?不对吧,天外陨石没有规则性,可那块宝石表面非常光滑,不是人工打磨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罗睺疑惑道。

    张显忽然又想起了被造化玉碟收起来的那颗蛋,可是造化玉碟的神念现在处于沉眠中,张显无法召唤醒它,就无法询问了解,也说不清。

    “现在看来,这孩子体内的混沌龙残魂,就跟那块宝石有关,我观其动态,它正在复苏,等她即将醒来时,我就能观察明白,一切就了然了。”

    熬成告诉大家。

    “对研茹可有不利影响?”

    罗睺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现在说不清,两可之间吧。”

    是福是祸现在还无法弄明白。

    “先顺其自然吧,罗道友就费心多照料些,如有异常就带他来找公子,有公子在,就算有问题,也能有办法解决。”

    熬成最后补充道,而他的意思大家也都明白,实在不行就让研茹暂时躲到龙域中,有个缓冲时间再想办法。

    几位大神会诊也只是看出来一点端渺,却也没想出来解决方法,最后都走了,自然也不是就此不管了,而是去找办法了。

    熟睡的研茹,错过了一睹东大陆最顶尖的传奇人物的风采,不过她也很幸运了,有这么多传奇人物在为她奔走。

    夜间在在研茹寝帐发生的事情,苍月莺儿自然是不知道,她同珞瑜和蛮灵儿聊到深夜才过来看看研茹,此刻忢己等早就走了。

    忢己熬成白狼王走后,张显跟爷爷打声招呼,求他照看苍月莺儿和研茹,就招呼凼叔被罗睺带着,赶往卢月那里去了。

    张显感觉只是几息间就到了卢月的军营外,张显除了羡慕外,并没显得好奇,因为他有过几次这样的经历,坐在熬成背上,也会几息间就出去百里外。

    凼叔却兴奋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直嚷嚷自己啥时候才能达到这个境界,到时候走遍天下。

    因为就将开战,张显并没有对卢月进行调动,他还统领着那些兵马。

    罗睺将张显凼叔带到这里,并没有回去,而是隐在空中暗中保护着张显,虽然他不能出手帮助张显,但是如果对方有半步传奇的高手不守规矩,他是可以出手擒杀的。

    这不是偏袒张显,而是每个传奇人物的责任。

    卢月见到张显赶过来,不由吃惊。

    见礼后,卢月对张显汇报道。

    “叶将军已经带人过去很久了,叶将军和刘大人告诉我的任务是袭击那十万秦军,我正准备着,可是心里没底,大王来的真是及时。”

    卢月的话,让张显不由想起朱健对卢月的劣评。

    卢月此人确实没有胆魄,不适合军旅。

    就在商议军情时,卢月忽然接到一封谍报,是留在萧岗镇的肖飞传过来的,可能张显没走时就传过来了,肖飞一直没找到张显,料想是张瑞告诉他张显去了卢月那里,所以肖飞才把信传给了卢月。

    萧岗镇离卢月这里不算太远,信鹰虽然没有罗睺速度快,可也用不了多长时间。

    “大王,这是给您的。”

    卢月一看是国王亲启,就转交给了张显。

    张显拆封看过后不由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、、好消息,你也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原来罗利主导的,联军伏击秦军计划顺利完成,斩敌数万,并且引诱大半秦军骑兵陷入滩地,缴获物质粮草大量。

    这批物资的确很重要,是秦国从国内运来的军械,投石机攻城弩等还有大量箭矢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被联军运到鄱阳湖基地储存起来,正准备分赃呢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也遇到了凶险,正如罗利所料,秦军最后竟然准备放火拼个同归于尽,幸好有罗利提醒,苏杰等有所准备,火刚烧起来,就被扑灭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什么时候了?”

    张显来到帐外抬头看向夜空,却发现天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已过子时末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张宇那边可有消息传来?”

    “有,他们已到达指定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们准备吧。”

    张显算算时间,他们在总攻时间前半个时辰出发就可以,现在还有一个时辰,半个时辰准备足够了,毕竟这些军兵素质较差,准备的时间会长一些。

    “告诉他们是夜训。”

    卢月刚要走,张显又嘱咐了一句,这是为了防备秦国间谍。

    “凼叔,去选两匹健马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

    凼叔一听上战场,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,却忘了自己的职责。

    按理说他应该劝阻张显,但是他却完全没有想到这些,只想跨上战马上阵杀敌。

    军营里忽然响起凄厉的号角声,不一刻便传来嘈杂声咒骂声,张显不由摇头,这些杂兵,真的不怎么样,虽然这号角声是表示敌袭,但是也不至于怎么惊慌失措的,如果真的是敌袭,怕是两刻钟都组织不起来对敌。

    足足半个时辰,卢月才满头大汗的将军队组织起来,他非常尴尬的来请张显去训话。

    张显暗自摇头,这样素质的军队,不吃败仗还真是幸运。

    张显来到帅台上,看着下面还是有些乱的军士,气运丹田,发表了一番演说。

    开始这些人还有些嘈杂,但是当得知眼前这位年轻人竟然是夏朝的国王,震惊后慢慢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张显没有训斥他们,因为这些人大多数都是屯田兵,大半时间都在耕种,秦军如果不是杀过来,他们还没机会拿起武器。

    张显说了一些激励的话,讲了一些简单易懂军事常识,主要是如何保护自己杀死敌人的招法,然后宣布夜训开始,向西武装越野三十里,到江渔村才可以休息。

    这些人心里是有些反感,大半夜的顶着寒冷的夜风跑三十来里地,这不是折腾人嘛。

    但是这可是国王下的令,哪敢违抗,他一句话可是会要了你的命。

    于是这十几万人很不情愿的开始了夜训。

    从开始的抵触情绪,慢慢的改变为惊讶惊奇,最后血液开始沸腾,

    因为他们见到的不可思议的事情,高高在上的国王竟然陪着他们奔跑。

    这事他们连听说都没有,更别说亲眼所见了。

    到了江渔村,这时已经快到了寅时,卢月下令原地休息,不得喧哗,并适时让众将领宣布了军法。

    严酷的军法,让这些士兵不敢在肆意所为,都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江渔村离着那十万秦军大营不足三里,只隔着一座不算高的小山,选择在这里休息,是因为有这座树林茂密的小山相隔,只要秦军不是太过在意,是不容易发现他们的。

    而且在这次行动前,卢月挑选了两百多有经验的斥候出去了,而张显则密令赤邪的人协助,一定要将秦军的斥候除掉。

    也许是这队秦军根本就想不到懦弱的,之躲在关内不敢出来的人,会敢对他们夜袭。

    实际上这十万秦军的确是太过大意了,这位秦军主帅也绝对不是一位合格的将帅,叶成海那十万人从他们鼻子底下过去了,竟然没被发现。

    除了说明叶成海刘珂做的很到位,没有惊动秦军外,也足以说明这位秦军将领的无能。

    张显来到山上,神识放出,观察敌情,却发现秦军大营,非常寂静,就连那些巡营的的人,都是无精打采,很多人都躲在避风处,抱着武器打瞌睡,就是有那挺着的人也都是很懒散的,有气无力的走着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还担心这一战能否打赢,看来幸运之星还是落到我们这一边了。”

    走下山,张显找来卢月,把他的发现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“真是天助我也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不是天助,而是秦军要把这功劳送给你。下令吧,我和凼叔为你们打头阵。”

    “这、、、”

    卢月急了,想劝阻张显,张显摆摆手,然后让凼叔牵过马来。

    “你告诉那些将领,就说探马发现山后有秦军的屯粮之处,守军不过三万,这是秦军送给咱们的功劳,不拿可惜。”

    张显对卢月支招道。

    卢月稍微一愣,随后就明白了张显的用意。

    于是他把那些将领召集过来,不一会这些将领兴冲冲的回归本队。

    张显等了一会,见那些士卒抓起武器站了起来,有些跃跃欲试的样子,于是对卢月点点头,然后飞身上马,凼叔紧随左右,绕过小山,秦军大营就展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等军队都展开了,卢月令鼓手擂鼓助威,鼓声响起,张显已经杀到营门前。

    惊醒的守门秦军还没清醒过来,就被张显凼叔和卢月临时调拨过来的护卫斩杀。

    “敌袭。”

    凄厉的号角想起来的有些迟了。

    张显一马当先杀向中军大帐。

    身后的士兵见国王不畏奋勇冲杀,士气大振,嗷嗷叫着冲进大营,更让他们欣喜的是,没有遇到多大的抵抗,这更让他们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十万多人从小山两面冲击秦军大营,一时间喊杀声震天,不到一刻钟就占领了半个营盘,到了这时候,秦军才回过神来,在将领们组织下,开始抵抗反攻,但是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张显和凼叔一路斩杀,接近中军大帐时,秦军主帅才带着亲卫出现。

    张显也不答话,暴喝一声,催马就奔那位主帅,有亲卫迎了上来,却见张显长矛一舞,一记横扫千军,十几位秦将护卫被少落马下,眼见得是难以活命了。

    凼叔挥舞着镇魂尺将一名敌将脑袋削掉,夺过他的长槊,眨眼间几位亲卫命丧黄泉,紧随其后的卢月的护卫一见,顿时热血沸腾,猛催坐下马,挥舞着武器,骁勇无比的厮杀着,

    张显凼叔的勇武,激起了他们的雄心。

    数百秦将亲卫,没坚持到半刻钟便被张显等屠戮一空,秦将一见圈马就跑。

    “呔、、、哪里走!!!”

    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
Top